DOFY's Blog
DOFY's Blog

白云与黑金

白云与黑金

旅程是从一个周六的中午开始的,我从呼和浩特的五塔寺出来,走进了街对面的一家餐馆。呼市的名小吃要数羊肉烧麦和羊杂碎二者了,前者在昨晚已经尝过,于是我就要了一份羊杂碎,菜单上还有一项是“焙子”,是一种回族面点,这还是店家告诉我的,对啊,怎么能没有主食呢?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殿内经幢-scaled.jpg
殿内经幢

我一边等着店家上菜,一边盘算着接下来这一天半该怎么走。“先去个包头,坐个包环,然后坐6853上白云鄂博,第二天再出来吧。”呼包二市作为内蒙古最大的两个城市,往来动车也很多,我吃完饭便去车站了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呼和浩特站-scaled.jpg
呼和浩特站

在包头东站下了车,著名的包头环城快车就停在对面站台,至于它为什么出名,除了是一列在国铁中少见的环形列车以外,大抵是因为代用票了——在补票机出现之前,在火车上补票都是用手写的,这个手写票就叫代用票。就在前一天还有几个协会成员告诉了我开代用票的方法,但我显然没有认真学习——我在网上买了票再上的车,甚至在上车时还出示给了列车长看,后来的故事,就是列车长以我有票为由拒绝给我补票了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环形快车水牌-scaled.jpg
环形快车

不过一路上倒是和列车长攀谈甚欢,列车长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,带着老花镜,捧着一本圣经读着。他说话倒是挺平和,搬出铁路规章来拒绝我的补票请求时,就像老爷爷在语重心长地教育一个有些骄狂的年轻人,大概是见得多了。他告诉我包环会一直开下去,或是为了职工的通勤,或是为了将来的旅游开发,他欢迎我下次再来,还热心地告诉我应该不买票直接上车,只要他有空,甚至可以一站一站地给我开代用票(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环形快车内饰-scaled.jpg
环形快车内饰

不过坐包环并不纯粹为了这张票,而是要去到昆都仑召站,这是一个位于包头城区西北角的小站。昆都仑召就离车站不远,“昆都仑”是河名,“召”是蒙古语寺庙的译音。我未曾去过西藏,在昆都仑召,是我第二次见到藏传佛教建筑(第一次当然是中午在五塔寺),不过这里的建筑的藏味倒要比五塔寺浓一些。之前在学校图书馆借的书里看到,五塔寺各建筑都是“汉藏混合”,而昆都仑召的大雄宝殿就算是“纯正藏式建筑形制”了,不过书中更专业的论述我也没法理解,只是觉着这种规整的砖式建筑更有异域风情吧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大雄宝殿侧面-scaled.jpg
大雄宝殿侧面

在召庙转了一圈,就折回车站乘坐去往白云鄂博的6853。白云鄂博,原本只是蒙古草原中不起眼的一个地名,但在它的地下,却蕴藏着巨量的铁矿和稀土矿物。白云矿在1927年由地质学家丁道衡首次发现,说到丁道衡,他在1926年从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,而后跟从北大教授徐炳昶、黄文弼、袁复礼等人和瑞典科学家斯文·赫定进行西北科学考察,发现白云矿时,丁道衡方才28岁,是当之无愧的青年才俊。新中国成立后,一条铁路从包头向北展筑,翻过阴山,穿过人迹罕至的荒原,串联起孤悬高原腹地的白云鄂博,这也就是我正在运转的包白铁路。

列出从昆都仑召站开出后,天色渐暗,给人一种灰蒙蒙的压抑感。这几天北方的空气并不好,春季也不是该来内蒙古的季节,我寻思着这个时候去白云是不是挑错了日子,却没想到,即将到来的是此次行程中最精彩的部分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灰暗的天空-scaled.jpg
灰暗的天空

远离城市的过程中,山上的防护林和草方格也逐渐消失,沙石直白地呈现在我眼前,此般单调的景色实在乏善可陈。刷了一会手机,再往外看,发现前方的山好像在逐渐消失,没等我反应过来,世界就变成了一片昏黄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沙尘暴来临-scaled.jpg
沙尘暴来临

风也开始变大——是沙尘暴来了,漫天的黄沙和荒凉的地貌让我这个南方人感到些许害怕。我连忙把车窗关上,回看车内,其他的乘客似乎并未有多惊奇——该打牌得打牌,该聊天得聊天。或许在春季,这是常见的天气现象。的确,6853依旧正常运行着,挨个访问大漠上的每个小站,乘务员开门,乘客下车,而后再关门,一站又一站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列车经停西斗铺站-scaled.jpg
列车经停西斗铺站

当天色完全黑下来,窗外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,反倒又没有那么可怕了。我把包里能吃的东西都吃了,想必到目的地后也不可能再出去买晚饭,我在想我为何要去这偏僻荒凉之地,手机甚至已经收到达茂旗发来的“勿越国界”的短信了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天黑后6853内部-scaled.jpg
6853内部

晚上九点,列车准点到达了白云鄂博,我一下车,漠北的狂风就吹得我完全站不稳,衣着单薄的我显然不是有备而来。在车站也没有留下任何清晰的照片——因为拿不稳手机,照片无一例外地拍模糊了,唯独拍了一段视频。

出站之后,我就跟随出租车司机竭力的吆喝声走去——我一步都不想再走了,这小地方有出租车已经十分令人庆幸。酒店离车站也并不远,一进酒店大门,呼啸的风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温暖充盈着全身。矿区的酒店也比想象的要好不少。洗净一身沙尘,躺在床上,方才领会到:在北方不论室外如何恶劣极端,室内都是永远滴神。


翌日,拉开窗帘,沙尘暴来得也快,去得也快。白云的海拔是1600m,比包头还高出600m,天空又更蓝了一些。清晨,走在白云的街道上,才发现白云并不是我想象的那种上世纪的感觉:·尽管全区只有3万人,甚至不如通常的一个镇或乡,但却有着整洁宽广的街道,环境优雅的城市公园,外形美观的各类学校,以及气派的政府大楼,加之地下的宝藏带来的雄厚经济基础,确实撑得起一个区的牌面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区政府大楼-scaled.jpg
区政府大楼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城市湿地公园-scaled.jpg
城市湿地公园

矿区大门在城市的边缘,当我看到门口有戴着“八一”军帽的人把守,就知道大概是进不去了:

“矿区观景台是走这里进吗?”

“这里不能进咯……最近重型设备很多,外人不能随便进了,除非你联系矿区调度……你是从哪里来得呀?”

“北京。”

“原来是首都来的客人啊……”

大叔用“首都”代指北京的这番称呼,又把我拉回了过去,确实,白云鄂博人扎根与此,世世代代都在为这座矿服务,出产的矿石由铁路运出,融入到祖国的建设当中,一座座山峰演变为一个个矿坑,“愚公移山”的魄力着实让人敬佩。而在半导体与新材料火热的如今,稀土仍是国家的政策重心,地底下的黑金,使得白云鄂博依旧保持着活力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城郊-scaled.jpg
城郊

从卫星地图上看,城区的北面是两枚嵌入大地的巨型指纹,而今日我应当是无缘亲眼见证了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主矿坑(图源网络).jpg
主矿坑(图源网络)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矿车(图源白云鄂博人民政府网).jpg
矿车(图源白云鄂博人民政府网)

午后,我就离开白云了。昨晚错过的景色,今日又得以重新看遍。一望无际的荒原,零星遍布着风力电机,时不时还能看到牧民的房子,以及若干牛羊,点缀着苍茫大地。事实上还有一条蜿蜒的铁轨,亦有一列火车行走与荒原之上,这当是另一番景色,只是我身在其中,没法以第三人称视角欣赏了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风车与牛羊-scaled.jpg
风车与牛羊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牧民的住处-scaled.jpg
牧民的住处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骏马-scaled.jpg
骏马

从白云返回包头,列车要下两座山,也就是有三块平地,最上一块是白云附近的草原与牧区,中间一块是营盘湾站附近的农田(有趣的是,这一块是属于巴彦淖尔市而非包头),最下一块当然就是河套平原的草原钢城了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沿途风光-scaled.jpg
沿途风光

包头站下车,之后我去了鄂尔多斯,造访了所谓“康巴什鬼城”——但也并没有外媒报道的那般危言耸听。而后乘坐西局双层T267,最终借道陕北回到了北京。
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聊天.jpg

ptzpxmwtw当时调侃我,可以写一篇题为“在大漠中央为首都人民站岗放哨”的运转报告了,毕竟我比学校里的同学们早一天经历了这场沙尘暴。不过回想起来,这次旅程印象最深的,不是那独具特色的藏式佛教建筑,似乎也不是草原上蓝天白云与牛羊的壮阔之景,而是在恶劣天气下依旧平稳运行的6853。窗外艰难行走在风中的人,最终隐没于漫天黄沙之中;公路上能见度过低,汽车也都不得不停车等候。而6853却依旧遍历每一个小站,顶着狂风与沙尘,把在城市中工作了一周的人们准时地送回到家乡——这或许就是铁路独有的稳定,给人们带来的温暖与安宁。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艰难行走的妇人-scaled.jpg
艰难行走的妇人

http://dofy.top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2/地图.png

发表评论

textsms
account_circle
email

  • DOFY's Fans

    DOFY强啊 下次出去玩带带我

    5月前 回复

DOFY's Blog

白云与黑金
记一个周末
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
2021-03-25